教育局《名人與學生真情對話系列》座談會
(發言撮要由教育局整理)
2007.10.12
 

標題︰ 雖敗猶榮

我(范徐麗泰)很慶幸在學生時代,遇上了四位優秀的老師,其中一位是訓練球隊的體育老師。她教導我們每一場球賽均應悉力以赴、強調隊員間的合作精神。在一次校際比賽中,我隊擊敗了一支強隊,翌日與一支名氣不大的隊伍對壘,滿以為會再次獲勝,但卻落敗了,大家難過得要哭起來。老師開解我們說︰「前一天我們獲勝,只因對手表現欠佳,今回我們的表現雖較昨天出色,但因對手實在太強才未能獲勝,不過大家的球技亦有進步,故不必事事跟別人比較。」我對這番訓勉印象深刻,因為我認為做人也一樣,最重要是力求進步,但卻用不著事事跟他人比較,因為總有些人比你優勝,也必定有人遜色於你,故不應自驕自滿,既然參與,便應全力以赴,期望在過程中有所進步,即使失敗也是一個學習的過程!

我希望能當一位盡責的議員,反映市民的意見,而非單單是一位成功的議員。即使我不認同某些意見時,我仍會盡責地替他們反映,然後再表白個人的見解,並解釋兩者不同之處。所以,我認為當議員最重要的是誠心誠意,盡心盡力地為市民服務,即使有些事情做不來,市民們亦會明白體諒。

標題︰ 越年輕受挫 成功機會越高?

記得在一九九二年的民意調查中,我 (范徐麗泰)是最受歡迎的一位立法局議員。但當我辭任立法局議員之後,接受了人大常委會的任命,參加預委會的工作後,我的名聲便開始下滑,並且備受多方攻擊。後來我領悟到︰別人如何批評,是他們的事情,我控制不了,擔憂也是無補於事的。我可以控制的只限於我自己,我要做好本份,以清晰到題的方法,提升個人的表達能力,以客觀持平的態度處事,並不時反省,改進自己。別人的評價,不管好壞,我都以平常心面對,甚至自嘲一番,也可令自己開懷。此後,即使評論依然,我卻心安理得,人也寬容了,且變得平易近人… …

人生路上,困難是無可避免的。若有人事事順遂,四、五十歲才遇到第一個難關,那是不幸,因他 /她完全不懂如何面對。若有人十來歲已遭遇挫折,經歷失敗,那用不著難過,也不用介懷,換轉另一角度想,這是個人獨享學習的機會。所學到的知識永遠只屬於我們。

越年輕受挫,你的成功機會將會越高,而且你的成功也較持久。

標題︰ 回饋社會

一九八三年,我(范徐麗泰)獲港督(當時英國委任管治香港的最高官員)邀請出任立法局(即現在的立法會)議員。當時我想︰我在香港接受教育,在此成家立室,養育兒女,因此理應接受這項公職,回饋社會。此外,我覺得自己是個持平、客觀的人,相信意見會較易為政府接受,為香港作點貢獻。

其實當一位議員也挺辛苦的,因為大多的議員需要七天工作,五天在立法會出席會議,週末及週日要參與各式各樣的社團活動,每年只有八月份才可放假,若不外遊,還是會被邀請出席活動呢!家庭生活難免有所犧牲,也沒有晉升的機會。然而,若我在立法會的工作能對香港社會作出貢獻,我的付出就有意義。

標題︰ 獨立思考

從前,我(范徐麗泰)當議員時,總認為自己的建議很好。但當了主席之後,我學會用心聆聽、分析,聽取他人的意見,集思廣益,令想法更全面。

我發覺每一項建議都不會十全十美的,有些可能值 80分,有些可能值40分,即使如此,它們都各有可取的地方。

客觀分析和獨立思考是我一貫的處事原則,例如我不會為了爭取選票做事,也不會人云亦云。我認為年青人應該從小培養獨立分析和自主的能力。個人的想法不應是由別人灌輸,而是順著個人的好奇心,汲取知識、了解客觀事實,逐步發展個人的看法,從而作出選擇。當我擔任第九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港區代表後,我才發現國家很大、問題很多,有的逐漸解決,有的尚未解決,這裡有個過程,不過,最重要的是我們是否願意為國家出一分力,是否面對萬難,還是堅持努力不懈。

標題︰ 從天上拉下來

家人對我(范徐麗泰)的支持十分重要。家是我的安樂窩,沒有批評,對我也沒有要求,一家人相處融洽。無論在我失意或得意的時候,他們依然關懷我,愛護我,我永遠是他們的一份子。若我在外間受到許多的讚美時,他們反會取笑我,就像要把我從天上拉回地面般,令我重拾平衡的心態,使我不會忘記自己只是一個普通人。如果只有讚美的聲音,會令人驕傲,成功的頂峰反變成最易出錯的時候。

標題︰ 最好的機會

有得必有失,當無法兩全其美時,便要有所取捨。其實,能有選擇的機會已值得慶幸。當女兒患病時,我 (范徐麗泰)真的希望能將個人的腎臟捐給她,因為我不知道可以再為她做甚麼。直至醫生知會我的左腎適合女兒時,感覺像中了頭獎般,我認為這是上天的眷顧,給我機會,讓女兒有康復的機會,哪我還用猶豫嗎?

標題︰ 公私分明

我 (范徐麗泰)身為立法會主席,遇上有議員不按議程發言時,我必須要勸阻。若未見成效,我會發出警告,再不行就請他離開,以便會議得以暢順地繼續。有一回,有議員聲浪太大,我必須提高聲調說話。不料他反著我保重,我謝過他的關心,但不會因此而軟化我的立場,因為議題仍是要繼續討論的。在議事庭內工作長達二十年,我有動過怒,但經驗所得,在動氣時所說所做的事情,錯的機會很高,這樣只會令情況變得更糟。現在,我已學會理性地按合理、合情和無私的方式去處理事件。這樣,無論是議員、記者、傳媒或公眾也會理解我所做的一切。」

標題︰ 為持平公正 值得犧牲

隨著香港政制的發展,立法會 (舊稱立法局)議員由選舉產生,立法會內的爭議也日益增加。此外,自電視台直播整個立法會的會議過程後,議員更重視對選民的交代。在辯論過程中,若議員保持緘默,會被誤以為沒意見,所以某些意見雖已重複多次,但他們還是會用自己的方法重複發表。作為立法會主席,我(范徐麗泰)的處事原則是讓每一位議員都有機會自由地發表意見,但這樣一來,會議所需的時間亦因而倍增。

不論當立法會議員或主席,作為公眾人物,必須作出犧牲,尤其是當立法會主席,被視為代表整個立法會,所以我必須時刻表現出主席應有的嚴謹和尊重。此外,雖然沒有明文規定主席不可投票,但議員要求和期望主席保持政治中立,所以最佳方法便是放棄主席的投票權,這個犧牲我認為是值得的,因為有助於維持立法會主席的政治中立,主席不偏不倚,才可得到議員的接受和理解,這是十分重要的 。

標題︰ 知所進退

一九九二年,我(范徐麗泰)辭掉了立法局議員一職。這份工作,對我來說並不是尋求金錢、求名利的工具。若我認為自己能有所作為,為市民做到事,我便會留下;否則,我寧可選擇離開。在第三屆立法會主席任期完結時,我已擔任了主席一職十一年,我認為該讓較我年輕的人來接任。立法會需要新陳代謝,與時並進,不能因我認為自己表現出色便一直幹下去。在過去十年,我已為香港回歸平穩過度努力過,現在該是一個新時代,該有新人士、新作風。

標題︰ 群眾才是最重要

我(范徐麗泰)有兩位偶像,一位是已故的周恩來總理,另一位是吳儀副總理。聽說當年周總理政務繁忙,本可安坐辦公室享用豐富的午飯,但他卻放棄此特權,到飯堂跟其他員工吃飯、溝通,了解不同職級員工的生活和想法。一個國家領導人能自覺地這樣做,非常難得。因為只有走入群眾,才可深入認識他們身處的環境和需要。否則,閉門造車,人民未必能夠受惠。

至於吳儀副總理則為中國爭取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與各會員國家談判,過程崎嶇重重,她保持了大國的風範,做到剛柔並重,實在非常難得。非典型肺炎肆虐期間,她臨危受命,擔任衞生部部長的任務,期間,她做了很多應該和及時的工作,成效是有目共睹的。作為領導人,就是要不怕艱難和危險,走在群眾的前面,穩住大家的心,在決定政策時,聽取群眾的意見。身為一位女性,能這麼堅強和進退有道,令我十分佩服。


免責聲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