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中文大學逸夫書院
22週年院慶典禮上發言
2008.01.11
 

今日是中文大學逸夫書院創立 22 週年的喜慶日子,我謹此致以衷心的祝賀。

逸夫書院是香港中文大學第四所成員書院。記得在 1986 年 7 月,我也有份見證當時的香港立法局通過有關條例,賦予書院法定的地位。書院校園的奠基典禮於 1987 年 1 月 12 日舉行,自此該日就被定為院慶日。轉眼間,逸夫書院至今已有 22 年的歷史,並為香港社會培養了不少人才。

我對逸夫書院甚為熟識。記得在九十年代,曾經有兩年,我平均每星期至少來書院一次,理由很簡單,因為我的女兒是逸夫書院的學生。今次我重回故地,不免勾起絲絲的回憶,但艱難的日子,畢竟已成過去。今日是一個值得高興的日子,我很榮幸獲得沈祖堯教授的邀請,在此與在座各位分享我的一些心路歷程。

回想九十年代中,可以說是我人生的低潮。

一方面女兒生病,唯一的方法是移植腎臟。我們很幸運,我的左腎符合她的需要,可是移植後有排斥,在兩次較嚴重的排斥得到控制後,情況才穩定下來。這個過程是很痛苦的,當時她正在讀醫學院的一年級,躺在醫院的病床上,捧住厚厚的書,努力不懈。有時,同學來看她,帶來一些筆記,她如獲至寶,立即翻閱。她是分秒必爭,從不放棄。我心痛之餘,也不禁欣賞她的意志和堅持。為了達到自己的目標,排除萬難,不受病魔的阻撓,不為自己找藉口,全力以赴,我覺得她對得起自己,也不枉家人對她的支持。十年過去了,她現已成家立室,亦行醫了好幾年,我們不大提起以前的事,我也從沒有當面讚過她,但我的確對她的表現引以為傲。

各位年輕的朋友,你覺得你的家人會不會對你的表現引以為榮?我相信他們會,因為你已是中文大學逸夫書院的一份子,將來有光明的前途!或許你不同意我的想法,但不論你認為他們怎樣想,你都應該加倍努力,利用在書院學習的機會,自我提升,爭取進步,也要自動去關心家人,令家中增添一份溫暖。因為只有這樣,你才不枉此生,既不負師長的栽培,又回報家人對自己的關懷。

事實上,除了女兒患病外,在九十年代,我在工作上也要面對前所未有的挑戰。自從接受了全國人大常委會的委任,出任香港特區籌委會預備工作委員會委員的職務後,香港傳媒有不少言論,批評我由「親英」變成「親中」,還送上一些帶有侮辱性的綽號。這些肆意抹黑的做法,持續了好幾年。我在考慮是否出任預委會委員時,其實已估計到可能會有這種事情發生;然而,我認為香港回歸、平穩過渡,是極為重要,我是應該責無旁貸,挺身而出,個人的得失榮辱不應比香港社會的安定更重要。我估計未足的,只是抹黑的程度和時間而已。

初期我對這些偏頗的言論,並不接受,覺得如果能夠清楚解釋,人家就會明白我的做法,於是有機會就講多些。不過,我很快就發現,講得越多,就越多機會讓人斷章取義,為別人提供更多的題材,因為我是無法在短期內改變別人的看法。既然筆在他手裡,口在他臉上,一切都由他的大腦控制,我又何必為這些事去費心。我應該努力改善我自己的心態,尊重別人的選擇權,包容不同的意見,控制自己的情緒,改進我的表達方式,做好自己的份內事。至於閒言閒語,就當它們是過雲雨,我自安坐在我的小屋中,這些又與我何干?

回想我以上的經歷,覺得有兩點值得再深入地講一下。第一,既然我知道參加預委會 、籌委會,以及臨時立法會的工作,必會令個人的名望低落,我為何還要去做?答案是因為香港是我們的家,作為這個家的一份子,我有責任去盡力保障這地方的安定,即使外面大風大雨,我也必須出去裝好防風板,否則我難免心中有愧。這是責任心驅使。

大學生是社會的未來棟樑,為了培育大學生,社會對每名大學生都有資助。年輕人是家庭的未來,為了養育下一代,父母辛勤勞動。學生是老師心目中的樹苗,為了栽培他們成材,老師用盡心思,循循善誘。接受了這種種無私的奉獻,我們怎會對香港這個家沒有責任心?又怎會不去作出回饋呢?

聖經裡面有這樣一個故事﹕耶穌面對銀庫坐著,看眾人怎樣向銀庫裡投錢,有許多富人投了很多。那時,來了一個窮寡婦,投了兩個小錢,即一文銅錢的四分之一。耶穌便叫他的門徒過來,對他們說:「我實在告訴你們:這個窮寡婦比所有向銀庫裡投錢的人,投得更多,因為眾人都拿他們所餘的來投;但這寡婦卻由自己的不足中,把所有的一切,全部的生活費,都投上了。」

這個故事告訴我們,做事要有心。回饋社會並非政治人物的專利,我們可以從關心自己家人及身邊朋友做起。我們應該主動去關心家人、朋友,用心去觀察、了解他們的需要,給時間去聆聽和溝通。在工作上要盡忠職守,做好自己本份,要有交代。有能力的話,可以幫助有需要的人。家和萬事興,社區也是一樣,各人都做好自己,香港就會興盛。

第二,是如何面對逆境。遇到困境,一般人的即時反應是怨天尤人,覺得錯不在自己。你我都是平常人,有這樣的想法很自然,但我們不應容許自己繼續這麼想,因為這種卸責的態度,是阻礙我們反省、改進的絆腳石。運氣不好、別人害我等等都不是在我的控制範圍內的事。我可以控制的,是分析困境的因由,反省自己的角色,盡量以積極的心態、客觀的思維、平和的態度,去處理及解決難題。感情用事和情緒化,只會令問題惡化,無助於改變逆境。當然,所謂知易行難,很多時我自己也未必可以做到這麼冷靜和理智,所以大家即使做不到,亦毋須介懷。但願與各位同學互勉。

最後,我感謝逸夫書院各位同仁多年來在教育工作上的貢獻,並祝願逸夫書院百尺竿頭,更進一步。謝謝各位。


免責聲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