離境費 2004.05.20
 

坐飛機離開香港時,須付一百二十元港幣的飛機乘客離境稅。坐船到澳門去時,也須付港幣十九元的離境稅。不過,乘直通火車到廣州去,就不用付額外的費用。開車經落馬州到深圳去,也不用另外付費。

從北京坐飛機回香港,要付人民幣九十元的機場建設費。開私家車從深圳經皇崗口岸回香港,也要付人民幣十元。

2003 年,特區政府提交了「邊境建設稅條例草案」,財政司司長唐英年上任後,決定不繼續進行該草案餘下的立法程序。

這令我想起了在 1985-86 年的財政預算案辯論中,我發表的一些意見。

自從 1982 至 1983 財政年度開始到 1985 年的二月底,政府年年都有赤字。到了 1985 至 86 的財政預算案,財政司面對超過十億元的財赤,不得不想盡辦法加稅。他將機場的「離境稅」由一百元加到一百二十元,將赴澳門的「旅客登船費」從八元加至十五元。後者要等到新的澳門碼頭啟用後才生效。不過,財政司卻不願意對經由陸路到內地的各管制站的人士徵費。

財政司認為紅磡、羅湖、文錦渡各管制站設施欠善,故不應收費。我指出當時澳門碼頭的設施也不見得好,但幾年前,已開始收每位八元的「旅客登船費」。

財政司在預備增加赴澳門的「旅客登船費」時表示,要香港的納稅人資助赴澳門的旅客,並不公平。我當時認同他的邏輯之餘,並以此作為應收赴內地人士「離境費」的理據。

我更提出羅湖最近裝了冷氣,各管制站因赴大陸的人次大增而延長開放時間,有的地方,如沙頭角,更是已作改善。這些改進,都令公共開支增加,因此,我建議政府考慮在以上各管制站徵收每位五元的收費,以彌補開支。這樣每年可為庫房增加七仟五百萬元的收入。

我是本著就事論事的心態,直抒己見,全沒有考慮過政治因素。結果引起一些人士的不滿,在報上撰文,不點名地批評我,說我不明就裡,胡亂建議。我還記得批評有兩個重點。一是到羅湖的火車票特別昂貴,實際上已包含了管制站的費用。二是老百姓回鄉探親,還要收費,是否另有用心,不希望港人回大陸,因此加設障礙。

我卻不識時務,在 1986 至 87 年財政預算案的辯論中,又再舊事重提。我認為政府在出入境方面,一貫的政策是收取部份或全部行政費用,旅客在使用機場和港澳碼頭時,分別繳付一百二十元和十五元,因此沒有理由讓從文錦渡、沙頭角及羅湖離港的旅客享有特權。我要求政府研究上述管制站的出入境收費。

不過,當時政府的預算案已呈現盈餘,財政司也不再急於尋求新的稅源,我的建議已不具殺傷力,也引不起人們評論的興趣了。


免責聲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