英國之行 2004.06.09
 

寫越南船民的事,本來已屬事過境遷,想不到心中還有不平之意,所以決定說點輕鬆往事,沖淡一下。

1984 年 11 月,已經草簽的中英聯合聲明,在香港獲得廣泛接受,兩局非官守議員委托獨立民意調查機構,收集民意,寫成立場書,然後派代表團赴倫敦,就聯合聲明向英國國會議員表達意見。這次的任務比較輕鬆,因為我們要表達的立場正正是英國朝野所想聽的;比起同年 5 月那個兩局議員代表團所受到的待遇,估計友善得多。正因如此,資深的兩局非官守議員決定讓一些資歷淺的議員參加,見見世面。我有幸 叨 居末席。

一下飛機,就感到寒風澟澟,自知失策,帶少了一件大衣。正在想如何過這幾天,發覺周梁淑怡也面對同樣的難題。我們兩人一商量,決定趁工作還未展開前,直奔百貨公司,購衣禦寒,雖然稍嫌匆忙,總好過冷傷風。從酒店到公司,不過十來分鐘,衝入女裝部,分道揚鑣,各覓所好。英、美、法的牌子大衣,款式新穎,裁剪合身,可是價錢不菲。價廉物美的都是「香港製造」,但覺得遠渡重洋來買件香港大衣,有點不服氣。看來看去,終於買了件價格相宜、「南韓製造」的乾溼褸。這件有點像軍服、深綠色的褸,到現在還在我的衣柜裡,每年冬天都會派上用場。周梁淑怡買了件斗蓬,顏色很柔和,質地軟且暖,她披在身上,瀟洒自如,我非常欣賞,覺得配她是襯極了。我倆購物成功,高高興興的趕回酒店,免得鍾士元發覺我們開小差。

這次訪英,香港傳媒很重視,派了不少記者隨團採訪,也下榻在我們住的酒店。每天傍晚,他們都會等鍾 Sir 的新聞發佈,總結當日的成果。有一晚,我們一如既往,在小會議室商討向記者們匯報的內容。其中有一件事,阿 Sir 認為無需提,其他人認為應該講,大家爭持不下;終於阿 Sir 話要逐個表態,以多數人的意見為準;於是,圍桌而坐的議員各抒己見,原來所有人都贊成要對記者們講,最後輪到阿 Sir 總結,他說(大意約是)既然意見是一半一半,那麼他決定講。我們在座各人,不禁起哄,繼而大笑,原來我們這些人的意見,只是「一半」,而阿 Sir 的 個人意見,竟代表另「一半」,他是真正重量級的人物!當時他也笑了。自此之後,每當他堅持己見時,我們就會想起此事,以此來打趣他。

事實上我們這批當時較為年輕年青的議員,非常欽佩鍾士元,覺得他為港人,出心出力,飽受壓力但不退半步,夠硬淨。我們很想買點紀念品送給他,聊表心意。趁著星期日沒有官式活動,我們一行四人,李鵬飛、蘇國榮,周梁淑怡、和我齊齊去逛街,來到一個小攤子,專門在銅板上刻字,有飄逸的古典字體,也有一篇篇的詩詞文章,任君選擇,我們覺得甚有意思。於是,李鵬飛選了字體,周梁淑怡選了篇很合乎大家對鍾 Sir 的觀感的文章,請那位工藝家趕工,在我們走之前做好,在我們回港後送給鍾 Sir 留念。

回想當年英國之行,雖然行程緊密,但議員之間很團結,也很和諧,有不同的意見,都是直言無諱,從來不用擔心什麼「深喉」、「漏斗」,將一些莫名其妙的消息洩露出去。同時,大家都很君子,很重視議員的操守。雖然只是小小殖民地內,由統治者委任的議會成員,但總算也能做到實話實說,向香港市民負責的標準。


免責聲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