捉大飛 2004.06.26
 

正當教育統籌委員會的工作進行得如火如荼之際,另一邊廂,我做召集人的兩局保安小組也成為了傳媒焦點。究其原因,是「大飛」太猖獗了,橫行於內地和香港沿海一帶,走私漏稅,偷車接贓,私運軍火人蛇,並且自恃「大飛」速度高,毫無忌憚地幹其非法勾當。香港市民為之側目,對警方所採取的措施,不盡滿意之餘,亦期望兩局保安小組能提出有效建議,並向警方施壓。

所謂「大飛」者,其實不過是條快艇,在艇尾加裝上四至五個摩打,一起開動時,快艇如脫韁之馬,絕塵而去。快固然快,但反艇危險性很高,因此一般不會用此方法來加速。可是為了攫取暴利,亡命之徒不惜冒險。據聞「大飛」由內地到香港,如開足馬力,只需七八分鐘。

開頭時,不法之徒利用「大飛」來運私煙,如有香港水警攔截,即使距離近,他們只要開足馬力掉頭走,很快就可離開本港水域,水警只能望洋興嘆,可望而不可逮。內地和香港之間的水域大,沿海線長,兩邊可以登陸的地方比比皆是,執法者防不勝防。加上當時香港水警輪的性能,速度較「大飛」為慢,因而更令海上逮捕走私者增加困難。一般要等到「大飛」在岸邊落貨時,才能人贓並獲,可是這麼一來,就讓「大飛」氣焰更甚。

當時內地的經濟正值起飛,不少「大款」(即暴發戶)對名牌汽車的需求甚殷,在供不應求的情況下,就有人願意出錢買心頭好,也不問來歷。不法之徒在香港偷車後,立刻用「大飛」運去內地,然後送貨給買家。買家落「柯打」到給錢收貨,整個過程不過幾天,對買家來說可謂方便快捷,對走私偷車集團來說,這是風險較低、獲利可觀的無本生意。雖然港車都是右鈦,而內地車輛是左鈦的,但內地法律並沒禁止右鈦車行駛。

「大飛」從內地運私煙來港,又從香港運被偷的私家車回內地,一天來回十幾次,有時甚至在日間公然在海上出沒,視警方如無物。它們更偷運軍火,亦有載內地人帶著軍火及槍械,如 AK47 等非法入境,目的是來打劫,而本港金舖則成為熱門的目標。這些內地來的不法份子,不少受過軍訓,抵港後有本地人接應,安排一切。有幾次在鬧市的劫案,傷及無辜,令香港人心惶惶。

兩局保安小組和警方開會後,一方面支持水警儘快訂購速度較快的水警輪,另一方面也提出了四點建議,大意如下:

一、 港府和警方應立即聯絡內地有關部門(主要為公安部)商討兩地合作打擊「大飛」。

二、 要求駐港英軍和水警合力攔截包抄「大飛」,令其有所忌憚(軍艇速度快,可攔截快艇),並派直昇機在上空巡邏,協助偵察和攔截。

三、 中港兩地執法部門交換情報,務求打擊犯罪集團,安定民心。

四、 要求中國政府修改法律,禁止右鈦車在內地行駛。

警方上下一心,海陸空三管齊下,又獲得內地執法部門和駐港英軍的通力合作。不久之後,截獲幾艘「大飛」,維修後投入警隊服務,由於馬力夠,追逐「大飛」時,甚具威脅。但是警隊也付出沉重的代價。還記得,在一個月黑風高之夜,一艘警艇在追「大飛」時,被對方回頭攔腰一撞,結果怒海反船,兩名水警,一死一傷。大家都非常難過,但也因此更有決心去除此患。

記得當時我為了體驗一下緝私的工作,有一天在黃昏後,跟隨緝私特遣部隊人員,藏身於三門仔一層樓房的天台上。在黑暗中,不斷用望遠鏡看海面的動靜及直達海邊那條路,看看可有可疑的船隻和車輛。特遣部隊的朋友們,大概怕我太悶,不時和我分享他們的經驗。那天一直守到凌晨三時,「大飛」沒有現身,不過我卻對執法人員工作中的甘苦,有了進一步的體會。

後來兩局保安小組又去參觀了水警總部,一部份議員在水警司令官的邀請下,坐警方的「大飛」乘風破浪,既刺激又清風送爽,我在岸上看著他們興高彩烈的樣子,十分羨慕,可惜我昏船浪,只好做旁觀者。

在捉大飛這件事上,功勞最大也最辛苦的,是我們的執法人員。其次是傳媒,他們在那段時期,差不多每個星期都會就這個課題有好幾次教導。尤其是電視台的新聞,內地的一些領導人都會看。今天報導多少名牌車在停車場被偷,估計都是被「大飛」立刻運到內地去了;明天報導有內地口音的匪徒在鬧市打劫金舖,逃去無蹤,可能已坐「大飛」潛回內地;後天又報導范徐麗泰說犯罪集團和內地的貪官污吏勾結,「大飛」受內地庇護,要求中國政府和港府合作打擊不法之徒。這種不斷的報導,自然在內地引起一定程度的關注,我相信是有助促成中港在此事上的合作。

一年多後,「大飛」絕跡,兩局保安小組又忙於討論中國緝私船在香港水域內拘捕走私疑犯,黑社會問題,及黑工等等。


免責聲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