換港督 2004.06.28
 

在我的心目中,衛奕信是個不錯的港督。為了香港的福祉,他不惜得罪自己的「大老闆」、當時得令的英國首相。我所知道的有二次,我不知道的可能更多。第一次,他向英揆戴卓爾夫人爭取將香港的越南船民強迫遣返,令戴卓爾夫人很不快。第二次,他為了香港的新機場核心計劃,迫英揆馬卓安赴北京去簽署協議書,馬卓安雖然去了,可是他對衛督的不滿,在港督府的晚宴上表露無遺。這可能是後來發生的事情的伏筆。

在1991年的12月,馬卓安忽然宣佈衛奕信將離職,此事來得非常突然,更令人驚訝的是,馬卓安沒有同時宣佈繼任人是誰。此舉史無前例,同英國政府一向處事謹慎周密的做法,大異其趣。雖然也宣佈衛奕信將晉爵,但仍然引起很多港人的不滿,坊間也傳說紛紛。

有英文報章報導說,衛督沒有好好的照顧英資在香港的利益,因而被調。也有人說是衛督在機場事件上,得失了馬卓安,所以馬卓安有意令他難堪。亦有人說,工黨不同意衛奕信做港督,又無法和保守黨同意繼任的人選,才有此延誤。無論那個說法較可信,英政府表明,香港總督繼任人選的問題,將要等待英國大選塵埃落定後才能決定。面對香港議員和各方人士的不滿,英方更重申其始終獨擁最高權力來決定總督的人選。

當然,根據《英皇制誥》及《皇室訓令》,總督代表英女皇管治香港,因此,從憲制的角度而言,港人對此事確實無權過問。但法律歸法律,人情上來看,對於香港朝野的意見,英方總應有點考慮吧。可是英政府對香港的民意,頗有不屑一顧的味道。

香港市民對於這種情況,感到不安。為了反映港人對此事的不滿,也希望藉此表達對下任港督的期望,楊孝華議員於1992年1月22日在立法局提出了如下的動議:

「鑑於廣大市民對下任香港總督的委任問題表示廣泛關注,本局謹請本港政府將公眾對此事所持的意見,轉達英國政府考慮。」

李柱銘和詹培忠兩位議員都提出修正案,由於兩者都被否決,不再多贅。這次的動議辯論當然沒有法律效力,但在當時來說,議題卻是一項創舉。

我對整個「換港督」的過程,有兩點感受。

一,英國殖民者的主子面孔和對完整權力的堅持,表露無遺。什麼民選和委任的議員,都不過是呼之則來,揮之則去的小角色,跟可以影響他們大選的人或事來比較,實在微不足道。

二,在任的港督是否為香港人做事,或是否受港人愛載,亦不屬重要的考慮。該人是否忠誠地執行英廷的政策,或其治港做法是否對英國執政黨有利,才極可能是頭等重要的考慮因素。

第一點感受,在上述英方對香港朝野的態度和回應已體會得到。至於第二點感受,則要細嚼報章所做的民意調查,才有所覺。例如,根據其中一項有關的調查結果顯示,衛督的受歡迎程度是67%,可見當時衛督是頗受香港市民愛戴。坦率的說,馬卓安在英國的受歡迎程度,甚至是不及衛奕信在香港的認受性高。

另外,對於總督首要的任務,有59.8%(即接近60%)的被訪者認為是改善民生、治安及住屋問題。認為順利過渡到1997年及改善中港關係是重要的,分別佔被訪者的35.6%及23.4%,而選擇加快民主步伐的有30.2%。可是後來獲委任的彭定康是一位政治掛帥的人物。由此來看,香港民意,也許真的是不值一晒啊!


免責聲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