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次見彭定康 2004.06.29
 

1992 年 4 月,下一任香港總督的人選已塵埃落定 。在英國國會選舉巴斯 (Baths) 選區中,慘遭滑鐵盧的保守黨主席彭定康,接受馬卓安的委任,會於 7 月間赴港,出任港督一職。

在大選前,保守黨選情不妙,工黨節節進迫。但結果出人意表,該黨贏得足夠議席,可繼續執政,馬卓安當然喜出望外。唯一遺憾是,有份籌劃整個競選策略的功臣,黨主席彭定康竟然落馬,被摒諸於下議院門外。

一失必有一得。馬卓安雖在內閣中失去一個得力的大臣,但卻得以派一個能幹的親信,來安排英國從香港有榮譽地撤退。

4 月份剛好外子范尚德要去倫敦公幹,我決定做「跟得夫人」。他去了開會,我就去拜訪一下未來港督彭定康。當年的行政局議員到了倫敦,如非行程匆匆,都會到外交部與負責香港事務的官員見面,包括專責香港的外交部次長。這些官員很願意聽聽香港的近況,而他們也很了解香港的事,因此談起來並不悶。我到了那座古老建築物,由專門為訪客帶路的女士,帶領著走上長長的磨石樓階,再經過迂迴曲折的走廊,來到一間佈置得有點古色古香的房間,沙發上坐着的就是彭定康。他很友善的招呼我坐下,就談起來了。

他問我關於香港的現況,我就提了治安和通賬的問題,我希望他能特別關注這兩方面,因為直接影響民生。他聽後沒有什麼表示,接着問我應該如何同中國打交道。我表示香港市民都冀望平穩過渡,因此港督和中方有良好的溝通很重要,不過這並不表示一切都同意對方,而是一方面堅持原則,據理力爭,另一方面,也要有互諒互讓的精神。他又問我,如果認為是對的時候,是否應要企硬。我認為跟中方談問題時,閉門會議可以很坦率,甚至針鋒相對,可是在公開場合,就需顧全對方的面子。他想了一下,繼續問有關中方的問題,我只好告訴他,我跟中方沒有什麼往來,因此並不大了解他們。我想談多點民生問題,但他看來興趣不大,我就起身告辭。

回到旅店房中,范尚德問我會面如何,我說平平,我關心的事情他沒興趣,他有興趣的我卻認識不深。不過,我記住了彭定康的一句話:「我在私人場合講的話,和我在公開場合講的一樣。」對於公眾人物來說,我覺得是個非常好的做法。


免責聲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