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穿花裙子 涼鞋的女議員」 2004.05.06
 

按慣例,每個立法年度首次會議,是十月份的第一個星期三,並由港督宣讀施政報告。決定做議員後,我一直在暗暗為自己這個新角色作準備,並靜心地等待一九八三年十月五日,當年立法局第一次會議的日子。

不料,九月二十七日下午四時許,我突然接到電話通知,當日下午六時,港督尤德爵士(也是立法局主席)召開緊急會議,預備三讀通過「一九八三恆隆銀行(接管)條例草案」。事關機密,不得外洩。

當時我正在學校工作,無暇回家換裝,直接趕去會議廳。

第一次以議員的身分走進莊嚴的立法局會議大廳,我的思緒完全來不及整理,便進入議程第一項,新的議員宣誓就職。我和吳周美蓮、潘永祥等按序宣誓。所有出席的新、舊議員都穿戴整齊得體,男士西裝革履,女士則一律套裝裙。只有我,一件襯衫,一條隨風飛揚的花裙子,加上一對涼鞋,連絲襪也欠奉。

尤德爵士笑容可鞠,親切地歡迎我們參加立法局。接下來,法案首讀,然後財政司彭勵治爵士動議二讀。他解釋,接管恆隆銀行是緊急措施,如政府不出來承擔,恆隆銀行將無法兌現其一億四仟八百萬元的票據。政府接管,可能造成外匯基金的損失。不過,他認為應該不會造成太大的實質損失,卻可以保障銀行員工和存款人的權益,因此政府決定接管,並希望獲得立法局的支持立法。立法局的首席議員羅保爵士代表眾議員支持政府的舉措。法案二讀、三讀通過。會議在六時十八分休會。

短暫的 18 分鐘,完成一條法律草案的三讀通過。若在今時,簡直不可思議。當年,所有的議員均屬委任,有 19 名為官員,其他是非官守議員。

翌日,香港各大報章都在顯要位置重點報導了立法局那次會議的內容。大部份社會輿論都頗為認同政府的做法,也有個別報導不太認同彭勵治所言,「此事與政治無關」。當時正值中英談判香港前途問題;早一陣子,更發生了「黑色星期五」,港幣浮動價跌至 9.6 港元兌換一元美金,香港市民信心低落,前途茫茫。我同意港府的做法是必要的。在 1983 年 10 月 17 日,彭勵治更推出聯繫匯率,將港幣與美元掛鈎, 1 美元兌 7.8 港元。

意想不到的是,當天我的裝束成了傳媒的花邊新聞,不過也為那次立法局沉重的話題,帶來了一絲輕鬆。我穿著花裙子和涼鞋的照片刊在報張上,還配上一段俏皮的描述,令不少朋友都打電話來問我,怎會如此裝束就進入莊嚴肅穆的議會「殿堂」?如今在香港,人們不會特別理會的事,當年還真熱鬧了一陣子。回首在立法局的日子,我首次成為傳媒的焦點竟是因為那條花裙子和涼鞋。此後多年,每當立法局開會,我總是衣著格外小心翼翼,直至九零年代才敢穿自己最喜歡的長褲套裝。

不過,話說回來,我心底下還是相信,在議事堂穿得莊重得體,是表示對議會的一份尊重,也是尊重自己議員的身份;如果我們身為議員也不能讓人們感到我們尊重議會,那麼我們憑什麼要求別人尊重議會呢?


免責聲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