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次發言 2004.05.13
 

近年,常常有一些年青朋友,問我如何訓練自己,不用看稿就可以做出生動而引人入勝的發言,是否是一種與生俱來的能力?就此話題,我就總會跟他們分享我第一次在立法局發言的經歷。

1983 年 10 月 27 日,剛好是我宣誓成為立法局議員的一個月後,議員將就港督在 10 月 5 日發表的施政報告辯論,我首次在立法機關上發言的大日子將來到。那個時代,大家都認為,一位議員首次發言的水準反映該人的質素。

自從接受委任以來,我決定專注教育問題。因為:其一,我在專上學院工作了十六年,對我來說,教育應是我頗為有「資本」發言的課題。其二,香港最大的資源是人才,而教育是培養人才的唯一途徑。為此,我就準備圍繞教育問題﹐就《施政報告》做發言。

我用了整整一星期的時間準備那篇發言稿,寫了改,改了再寫,前前後後十餘次。我還特別去請教了多位教育專家。記得當年我去請教母校校長,白居雅女士(後來成為香港大學的名譽博士)時,她在讚賞和肯定我的想法之同時,還提醒我,想法要有新意、走在時間的前面,並建議我考慮推動電腦教育,因為電腦資訊是將來必然的發展,香港學生必須儘早掌握電腦科技。

結果,發言稿是整整八大張,其中談到教育的目的、對香港的歸屬感、青年人的適應力和應變力、價值觀、德育、通識教育、教育成本和效率、電腦教育、以學生為中心的教學方式等等,包羅萬象、應有盡有。與其說是一篇發言稿,倒不如說是長篇論文。

在 1983 年,議員們發言,要論資排輩的。資深議員先講。等到第二天的下午四時四十五分,輪到我發言。我站起來開始唸準備好的稿子。第一、二頁事先已練過幾次,沒有問題。到第三頁,我開始緊張,鴉雀無聲的大堂,只有我的聲音。我的精神開始不能集中,心中怯怯地想:「我的英文讀錯了,怎樣辦?」「我的建議理論多、實踐少,他們不認同怎麼辦﹖」「屬老生常談,又表面化,毫無創見,被批評怎麼辦﹖」我越想越驚,顫抖感由下而上,聲音也越來越小,最後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說甚麼。事後,好幾位議員告訴我,發言內容不錯,只可惜後面的內容聽不見。

那次經歷之後,我再次反思自己參政的目的。我是為了香港的進步和發展,才會站在那裡發言,那麼,目標則應是以最清晰、最有力、最簡煉、最通俗、最屬於自己的語言將意見告訴聽眾。相比之下,追求浮華的詞藻、優美的文字、演講的風格,實屬次要。不是嗎﹖此後,我每次發言便力求清楚表達意見,而且每篇發言一般有幾個重點,讓聽者印象深刻。此外,對自己要講的問題做深入研究,做到不說虛語,套語,但求真實表達。

凡事熟能生巧。在立法局的發言,我一般有稿子,而且自己動筆。可是在立局外的演講,我逐漸不唸講稿,而是用一張小小的紙張,記下幾個要點,到時隨機發揮。這樣的好處有三:一是比較活潑,二是可以因應在場人士的反應而調整發言的長短,三是省卻我寫稿的時間。

我告訴年青的朋友們,如果你相信你是言中有物,而不是陳腔濫調,也不是為講話而講話,而且在表達你的心聲,你會充滿信心的。如果在事前,你曾經有系統地組織過你要講的重點,你不一定需要講稿。還有一點,即使有稿子,也無需一定跟稿唸,因為最重要是配合臨場氣氛,和聽眾打成一片。


免責聲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