享受回家晚飯 1997.12.04
 

有記者朋友問:“你的工作如此繁忙,每天的生活是怎樣過的?”其實,我的生活很規律,亦很簡單。

 

每朝起床大概是八時,我會泡一壺壽眉茶,然後吃一個橙,水果就是我每天的早餐。吃過早餐,便翻翻報紙,看看有何新聞大事。

 

每天九時,我便回到臨時立法會的辦公室,展開我一天的工作,我的工作主要是批閱文件。午飯時間,如果沒有公式應酬,通常會留在辦公室內邊吃飯盒,邊看新聞。偶爾,也會和臨時立法會的同事一起午膳。

 

吃過午飯,我喜歡坐在安樂椅上休息一會,然後準備出席下午的會議或各種典禮活動,或社團會議。辦公室內,大部分的擺設和用具,都是“上手”留下的,只有安樂椅及字畫是屬於我所擁有。

 

下午開完會,我會回家吃晚飯,我很享受回家吃晚飯的時光,一個星期,我總有兩、三晚是留在家裏吃晚飯的。雖然,有時晚上我要出席一些團體的典禮或慶祝宴會,但我許多時只吃一、兩個菜便告辭,因為吃得太多豐富的食物,我的胃會受不了。

 

晚上,我的時間儘量留給家人,有時,我也會把在立法會看不完的檔,帶回家看,但如果那個晚上,我的孩子在家的話,我便不看檔,爭取時間與孩子相處和溝通。

 


免責聲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