低調的婚禮 1997.12.10
 

我是上海人,我的丈夫是廣東人。最初,我從上海家庭嫁入廣東家庭,在一些生活的習慣和習俗上,都感到有點不適應。

 

例如在吃方面,初結婚時,由於家裏請了廣東工人,故多數吃廣東菜,但我在娘家卻吃慣上海菜,上海菜的味道比較濃郁和油膩,而廣東菜則較為清淡,所以在吃方面,最初也有一點點不習慣,向外子抱怨,嫁了他沒一餐好吃的,後來漸漸習慣了,開始喜歡粵菜的新鮮和真味。

 

上海人和廣東人的作風也很不同,一般人都認為上海人比較“海派”,喜歡交際應酬,講究排場。但在上海人的眼中,卻認為廣東人過於低調,就算有錢也要擺出一副沒錢的模樣。

 

廣東人娶媳婦,要依足習俗,檳榔、禮餅、糖果不可或缺,上海人卻另有一套。雖然我是上海人,但我卻不是典型的上海人,畢竟我是在香港長大,在這裏念書和生活了多年,所以,傳統的上海習俗,我也不是太在意要依循。

 

我認為,兩個人結婚,不同的習俗可以互相遷就,總之讓家長們開心,就依他們的意思去做吧!

 

不過,當年我結婚時,並沒有擺喜酒大宴親朋,反而和外子跑去歐洲旅行結婚。為什麼我的父親准許我不擺酒?皆因父親的朋友眾多,不想漏派喜帖而得失人家,所以索性不擺喜酒了。而外子的家族亦是親戚眾多,我們從歐洲旅遊回來,才跟他的親戚們吃了頓飯,大家見見面


免責聲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