紅燒元蹄與上海菜 1997.12.14
 

說起吃,我立刻便想到紅燒元蹄,這是我最喜歡的菜色,可是自己胃納已今非昔比,現在已很少吃。有人說這道菜肥膩,那是對的,但懂得吃的人,便知道元蹄皮與肉之間那部分,並不油膩,而且非常好味道,元蹄的精華大概便聚於此。

 

我是上海人,所以也愛吃上海齋菜。香港有一間上海素菜館我常去的,名字不便說了,那裏的齌菜色、香、味俱全,吃起來清淡可口,不肥不膩,是上佳菜式。

上海菜是比較油膩的,父親從上海來香港,慢慢多吃點廣東菜,例如蒸魚,便比上海的紅燒魚清淡得多。記憶所及,父親後來也變得愛吃蒸魚。

 

吃得健康,也是重要的,我現在多吃蔬菜生果和鮮魚,總是覺得肉太多不好。當然,偶然一頓大魚大肉,大吃大喝一番,另有一番風味。

 

說起吃,你可能以為我廚藝了得,其實剛好相反,我入廚泡茶尚可,但燒起菜來,卻是無人欣賞。

 

說個故事大家聽,某個周日行市場,見到菜和肉都很新鮮,於是買些回家,燒了頓午飯給兩位小朋友吃,他們吃過,沒有什麼表示,到午後他們父親回來,抱著蛋糕吃得很高興,邊吃邊跟我說:“媽,上午你辛苦了,不如今天晚上我們外出吃晚餐,好嗎?”

 

我常笑著對人說,他們這樣反應,你應該心裏有數了。

 


免責聲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