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老師許佩 1997.12.16
 

小時候我住在半山一幢三層高的古老大屋,這間大屋,有一個房間令我印象十分深刻。那是一個圓形的房間,窗亦呈半圓形,我經常躺在窗臺上看海看小說。

 

初來香港的時候,我的家庭教師就是在這個房間教我讀書,每次問書不識,便罰我站在角落一柱香的時間。如果太頑皮的話,還要罰跪,所以,我對這個房間記憶很深。

 

我的家庭教師對我管教很嚴,但從她那裏,我學到很多東西。說起來,我們能夠成為師生,可以說是一個“緣”字。當年父親登廣告招請家庭教師,應徵者超過一百人,父親為我挑了一批合資格的人選,再讓我來選擇其中一位,我一選便挑中她了,只因為她寄來應徵的相片,樣子很漂亮。

 

說到這位老師,亦是剛從上海來香港定居,這個家庭教師席是她的第一份工作。不過後來她愈來愈忙了,因為她還在自己家裏教人彈琴唱歌,學生陸續有增加,最後忙得不能再抽時間教我。就在我八歲正式入學那年,她便辭去家庭教師的工作。

 

我這位老師,音樂造詣相當高,在她的教導下出了不少著名的歌星。我也曾經跟她學琴,可惜因為沒有音樂細胞,兼且五音不全,總是學不好,這大概令她很失望吧。

 

說到這裏,也該說說我的老師是誰,她就是人所共識的許佩老師。

 

我一直不敢對人說許佩是我第一位老師,因怕人知道她有我這麼一個沒有音樂細胞的學生,十分失禮。但我的確是許佩老師的第一個學生,而且可能是唯一的一個不懂唱歌的學生。

 


免責聲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