爸媽一場虛驚 1997.12.21
 

在大學的三年,住宿的日子的確很開心,很好玩。可能受電影或電視的影響,很多人都以為,大學宿舍玩新生是很瘋狂的。現在的大學宿舍如何玩新生我不清楚,但在我那個年代,宿舍已有明文規定不許欺侮新生的。

 

我住的是女生宿舍,初入宿的新生要先完成一項工作,才可以被接納。每個新生都會有一張舊生名單,她們要逐個房間敲門,請師姐在名單上簽名,而舊生可以要求新生做一件事,辦妥後才簽名。通常,舊生只會要求新生替她們做一些小差事,如擦擦鞋子等。但遇上一些態度不好又或鋒芒太露的,舊生便會故意刁難,要求他們做一些“高難度”的事情。

 

幸好我入宿那年,並沒有遭到舊生的留難,他們很快便替我簽名了。為什麼?可能因為我很低調,樣子又好像很聽話嘛!

 

至於我在寄宿的日子,有什麼難忘經歷?那倒有一件烏龍事令我頗難忘的。在大學二年級的時候,我去學車,學了四十小時便去考車牌,並且一次合格過關。考得車牌後,父親便買了一輛小車給我代步,他還特意配了一個AB1000的車牌給我,跟他的HK1000車牌相映成趣。

 

每星期兩次,我都會駕車回家吃飯,吃完飯便會駕車回宿舍,宿舍門外有一個斜坡,我的車子便停在那裏。有一晚,其他宿舍的同學跑來拍我的房門,說我的父母來找我。這是前所未有的事,我急急走進會客室,父母一見我便緊張的問:“你沒事吧!”我當時剛從夢中醒來,不明白父母為何如此緊張,丈八金剛,摸不著頭腦。後來才知道,原來我停在宿舍外斜坡上的車手擎拉得不緊,車子於是倒滑到對面的巴士站,停在路中心,員警看見是輛空車,追查車主,打電話到我家,父母以為我出了事,立刻跑來現場找我。

 

想不到我一時烏龍,卻害父母虛驚一場。


免責聲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