棄權票、反對票 2004.05.10
 

彭勵治不算是「運氣好」的財政司。在他任內,賣地收入驟減,政府開支卻不能一下子削減,因此年年財赤,要想盡辦法開新的稅源。

其中一項是徵收海外存款的利息。我認為此舉有違本港稅制「盈利來自本港才課稅」的原則。因此在 1984 年 3 月 29 日辯論財政預算案時,已提出保留,可惜人微言輕,不被重視。

財政司於 84 年 5 月 30 日動議二讀「一九八四年稅務 ( 修訂 ) 條例草案」。其中除了將薪俸稅和利得稅提高外,還將香港公司的海外存款所賺取的利息,納入稅網。由於我深信此舉違反當時稅制的精神,自然反對。可是,該條例草案其他的部份,我是接受的。衡量之下,我在 84 年 6 月 13 日發言反對徵收海外存款的利息稅,也對草案投下了棄權票。

不過,條例草案當然順利通過。

(兩年後,財政司提交「 1986 年稅務 ( 修訂 )( 第二號 ) 條例草案」,建議刪去當年向海外存款收利息稅的條款。這次,我發言表揚財政司的做法,並投下了贊成票。)

自己認為對的事,只要不偏私,不為個人喜惡,經過客觀分析,如果依然覺得是對的,就應該堅持立場,無需顧慮得失成敗。

我跟彭勵治對稅務的看法,始終有距離。 1984 年 6 月 27 日會議上,財政司動議二讀「一九八四年稅務 ( 修訂 ) (第二號)條例草案」,草案的主要目的是授權稅務局局長,可繳令正在上訴的納稅人,按稅務局局長所評估的稅款,購入同等數目的儲稅券,上繳給稅務局。到上訴完結後,如上訴人得直,稅務局將悉數退還,並加上儲稅券的應得利息,如稅局得直,則無須再追稅,因稅款早已入了庫房。彭勵治說由於進行上訴的納稅人越來越多,應收未收的稅款數目也越來越大,而大部份的上訴都被駁回,為防止納稅人濫用上訴程序,拖延時間,政府認為須先收稅款。

審議該條例草案的專責小組由銀行家布朗議員擔任召集人。由於社會上對此草案有很多意見,因此專責小組到了 1985 年初才完成工作。除了我,其他人都同意經修改的草案。修改的部份是給予稅務局局長酌情權,可容許上訴的納稅人,以銀行擔保書代替上繳儲稅券。

我認為此做法對上訴的納稅人不公道。為何讓稅務局局長去決定要銀行擔保書或是收儲稅券,而不讓納稅人選擇?政府收了儲稅券,然之後慢條斯理的處理上訴案,那麼,納稅人有何保障?當時,一般的上訴案都長達數年。按照當時的法例,稅務局局長有權決定是否容許納稅人暫不交稅,以便上訴。局長是考慮納稅人所提出的理據後,才作決定;換言之,已有機制防止納稅人拖延交稅;所不同者,就是草案通過後,稅局無需再考慮納稅人提出的理據,也不須答覆,只須按法辦事,先收錢,後理論。對於這類為行政方便,而漠視納稅人權益的做法,我無法贊同。我表示會投反對票。

對此,彭勵治淡然處之,他只是說范徐麗泰的理據不足,反正他勝券在握。

會後,有位資深議員跟我說,我的發言很有說服力,如果我要求記名表決的話,他會支持我。另外一位跟我較熟的議員告訴我,我應該在事前拉票,向各人解釋我的立場,大家才能有足夠的空間考慮支持我。我很感謝他們兩位,讓我更了解議會的運作,令我以後在處理議會事務時,受益不淺。


免責聲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