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民教育 2004.05.17
 

從中英聯合聲明確定了『一國兩制』下的香港特別行政區『港人治港,高度自治』後,我就感到治港人才難求,香港市民的公民教育也嫌不足。在1984年10月25日致謝港督的施政報告議案辯論中,我提出了我的看法。

「中英協議附件一第一節明確提出立法機關由香港人組成,行政機關必須對立法機關負責。換而言之,立法局在整個政府架構裡面的地位將日漸重要。在直接選舉的制度下,立法局的質素將決定於投票人選擇的能力及競選者本身的水準。在本港來說,這兩方面都應盡量去提高。」

「我認為政府應該以實事求是的精神,極力推行公民教育,增進市民對於挑選議員的智識。我所講的並非單單學校裡的公民教育,而是每個市民都需要的公民教育。市民對現行的主要制度的運作必須有大致上的了解,才能明辨競選人所提出的政綱是否可行,是否對整個香港有利。」「每個市民都需要理解到,如果香港繁榮安定受到妨礙的時候,則他們現有的一切可能化為烏有。所以市民實不值得為了一些短線的好處而忽略了長遠的整體利益。這點我覺得非常重要,應該把它列為公民教育的主題。」

我將當年的話,不嫌其煩的重覆一遍,是因為其中一部份,放在今天的環境,可能仍有一些參考價值吧。

不知是否因為我這番話,港英政府在政務處轄下,成立了「公民教育委員會」,還委任我出任第一任主席。在這委員會裡,我認識了不少朋友,包括了梁展文、陳永泰、程介南等;我非常欣賞他們的才幹。

我們為了引起青少年的興趣,請了張國榮做「公民教育大使」。我因此有機會和Leslie合照。估不到他後來成了天皇巨星,然後,忽然走了。我們又請了關正傑,唱了一首名為「蚌」的歌,作為「公民教育」之歌。該曲旋律優美,歌詞發人深省,只可惜比較難唱,好像沒有打進十大名曲之選。

「公民教育委員會」的工作,有助於提高市民對香港的歸屬感。不過,我也感到有不足之處。公民的權利和義務,是相輔相成的。但是無論我們如何宣傳,市民對權利的信息很快就收到,對義務的履行總是不太熱衷。我不知道這是人性使然,還是我們宣傳技巧未到家。


免責聲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