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育 給年青人向上流的機會
是締造理性社會的基礎
造就人才推動經濟發展

自從回歸以來,特區政府每年投入教育撥款都有增加,2011-12年度在教育方面的預算開支5百多億元,約佔政府經常開支22.5%。既然如此,為何說起教育,香港人總是有很多不滿。

從提倡「有教無類」、「因材施教」,到「求學不是求分數」,演變到今時的〈補習才是硬道理?〉現象,香港的教育走了一條迂迴曲折的路。80年代,為了減低小學生的壓力,我們廢除了小學升中試,代之以校內試及電腦派位,後者令學生升中的機制增加了隨機性,勤力讀書、成績好的學生,未必能入到心儀的中學。90年代,推出了以校為本的教育概念,將權力和責任都下放到學校,不少校長覺得責任大了,但有巧婦難為無米炊之嘆。回歸後,進行教育改革,增加給學校的撥款,要求學生掌握學習的技術,培養學生對學習的興趣,與時俱進,不要一切都為了考試成績,可是學生的成績跟升學的成功率直接掛勾,家長又怎能不緊張?到了現在,教師的行政教學擔子沈重,難以給予學生個別輔助,很多家長送孩子去補習,這麼一來,孩子的空間都給補習班、興趣班、課外活動佔掉了,如有點個人時間,就上互聯網玩遊戲,人際關係能力趨向薄弱。

政府施行教育改革,除了家長無所適從,5.2.3變為3.3.4的學制、通識教育等等善意的「改進」,也令教師們疲於奔命。有老師直言她現在是「不務正業」,因為教師的正業應該是教書,但他們很多時間做的是非教學的工作,甚至要在學校附近派傳單,以招徠家長為子女報讀,可以專心教書的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。平日工作繁重,到週末又要參加培訓,忙得連自己的兒女都無時間照顧。社會日趨複雜,學生的家庭問題,社區問題,都無可避免地進入學校,雖然有社工支援,還有警方的學校聯絡主任幫手,但教師始終要在第一線面對這些問題。

家長希望孩子可以進入好的學校,將來可以讀大學,為孩子的將來奠定好基礎,讓他們有向上流的機會,是很自然的事。教師希望專注教學,並獲相應的薪酬,是合乎專業期望的。社會人士希望透過教育可造就更多人才,並期望教育程度越高的人,待人接物會更理性平和,也是合理的要求。我們現在的教育制度能否回應這些希望,若是不能,應該怎樣去改進?


2011年10月10日

免責聲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