房屋政策

政府的房屋政策不單單與市民的居住問題有密切關係,亦涉及經濟、民生、社會穩定等多個層面。因此政府必須有全局觀,更要在土地供應方面掌握主動權,並在不同的社會環境下,採取不同的政策。

例如在樓價低迷時,政府取消定期拍賣土地,而改用全面「勾地」方式,以保地價穩定;又停建停售居屋,防止中小型樓的價格進一步滑落,加深小業主「負資產」的危機。這項政策在2003年時,是切合時弊的。可是從2004年開始,樓市復甦,樓價逐步上揚,到2010年,各類住宅單位價格已升至04年的一倍或更多1 。環境明顯改變,但政府到2011年才有「限呎樓」、「限量地」、主動賣地、復建居屋措施。令人嘆息的是,若果政府在20082 年開始注意到問題,採取行動,今日的中產人士置業安居的困境,基層人士輪候上樓的人龍加長,可能不至如此。

現在眾所周知的房屋問題不少,以下列出部份例子。

  • 公屋輪候冊上現有15萬多人,平均要輪候多久才能成功上樓?
  • 如果是3年內成功上樓,將來5年內要增建多少公屋?
  • 有何辦法逐步減少籠屋、板間房、?房這些環境惡劣而不安全的住所?
  • 「新居屋」將在2016-17年提供1,250個單位,「置安心」又將在2014年完成988個單位給非公屋住戶,這些措施能舒緩中產人士置業安居的困難嗎?
  • 因為「熟地」少,政府未能在3年內提供更多「資助性房屋」給基層及入息較少的中產人士,那應該如何增加土地供應?
  • 「新居屋」業主和「舊居屋」業主出售單位時,補價明顯存在差異,為何政府政策造成新的不公平?
  • 為什?政府提出「置安心」首次開賣時的市價,就是該單位「封頂價」?
  • 每月入息少於6萬、多於 4萬的中產家庭能夠買得到實用面績約700呎、位於交通方便地段的單位嗎?

對於以上的問題,需要?體智慧,集思廣益。以下我將提出一些初步的想法,請各位朋友指教。

1數字來自房委會。
22008年樓價已近至2004年的1.8-1.9倍。


2011年11月12日

免責聲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