貧富懸殊

香港一位知名的經濟學家指出,本港的貧富懸殊情況嚴重,為亞洲城市中首位,亦是全世界發達經濟體中的首位,新加坡和美國分別排行第2及第3位。最窮的10%人相對最富的10%人,收入和支出的比重,約為18倍。擁有知識或資本的人,財富積累較容易。在一個追求實現社會正義、公平競爭、保護消費者權益、市場透明化的社會,這種情形很難獲得接受。因此民間有怨氣,人心求變。

要拉近貧富距離,首先聚焦貧困群體,訂出不同的協助方法,對症下藥,提高貧者的生活質素或幫助他們脫貧。下面的表列出不同的貧困群體,以及可能解決他們困難的方法;這裡的表述比較簡單,因此後面的文章會有較詳細的描述措施。

老年貧窮

65 歲以上

高齡津貼+長者特別津貼

青年貧窮

30 歲以下
來自貧困家庭、低技能、低收入;
失業;
新移民、少數族裔、殘疾人士、等 。

透過教育和職業培訓提升智識和技能

協助就業,如安排暑期工、教導求職技術

語言訓練 - 學習寫和講

跨代貧窮

弱勢社群,如

  • 內地來港的新移民
  • 少數族裔
  • 單親家庭
  • 殘疾人士

學廣東話,協助適應新環境,協助就業,小組輔導舒緩家庭及人際關係問題

托兒服務,綜援

用稅務優惠鼓勵僱主聘用

在職貧窮

人工低,交通費高

就業交通津貼

基層市民一方面需要解決生活上的困難,另一方面需要有向上流的機會,成為中產的一份子。現在的實況是向上流的機會少,而本來是中產的家庭卻有向下流的趨勢。

中產家庭在高樓價的環境下,生活質素也大不如前;尤其是中下收入的家庭,其收入在政府資助上限之上,需自己負擔交租或供樓、交通費、日常食用、孩子消費、等支出,加上通賬,令他們足襟見肘。中產一向是支持建制的中流砥柱,可是向下流的趨勢,已令一部份中產對政府失去信心。要重建中產人士對特區政府的信心,要靠政府的經濟發展政策,這課題將在「經濟篇」深入探討。

政府當然有責任協助貧困群體,例如解決住的問題、補貼較貴的交通費、等等,但是一切都靠政府來重新分配資源,還是不夠的。我們需要企業和政府同心協力,去扶危濟困。在一個發達社會內,商界需要和政府共同分擔社會發展的責任,企業應積極參與建立一個和諧社會,因為穩定平和的社會環境正正是經濟發展的基礎。另外一個夥伴就是非政府組織(NGOs),他們在最前線接觸各類有困難的市民,在獲得政府和商業組織的資助和支持下,將資源直接帶給有需要的人士。非政府組織、政府和商業組織之間的三方良好合作關係,可以令政府的協助更到位,令商界的回饋更見效,令廣大市民心情更舒暢,令社會氣氛更祥和。


2011年11月26日

免責聲明